公告版位
123456789

說也奇怪,回到美國之後,禪坐時那些疼痛感竟然消失了,我恢復到先前的狀況,禪定時也有了較大突破。同時,我閱讀了 悟覺妙天禪師的開示,並開始注意自己的所思所為,也意識到根本的問題,就是「我執」。

孟悅
教育學博士
美國加州語言學院副教授
自 2009 年起禪修印心佛法

2009 年春天,我開始接觸禪修,隨即感受到身體和精神方面有明顯的改善,內心更是感到十分高興,因此,每天都很認真禪定。

9 月份,我參加了洛杉磯禪修營後,更是精進刻苦地每天打坐兩次,幾乎不曾間斷。10 月下旬時,坐骨突然疼得厲害,禪定的時間只能坐 20 分鐘,是以往的一半,讓我心中感到很失望。

到了 11 月初,回大陸探親,與父母在一起的時間裡,老人對家裡的一些事物看不慣,而有了埋怨。當時我聽了,心中起了煩惱,並抱怨批評父母。


懺悔感恩的啟悟

在回美國前,一位老同事推薦我看孝親尊師的《弟子規》影片。其中,有幾位分享者講述自己改過盡孝的故事。看完後,深受震撼,我感動地流了許多淚,更讓我十分後悔自己的作為。

在 12 月 4 號返美前夕,我的女兒含著淚拉著奶奶的手,坐在客廳的沙發上,依依不捨;而我則在另一個房間,想到即將又要離母親遠去,幾乎是痛哭失聲。

以前,雖然離家時也曾流淚,但這次明顯感受到不同,因為流的都是感恩與愧疚的淚。

說也奇怪,回到美國之後,禪坐時那些疼痛感竟然消失了,我恢復到先前的狀況,禪定時也有了較大突破。同時,我閱讀了 悟覺妙天禪師的開示,並開始注意自己的所思所為,意識到了根本的問題。


我執習性的羈絆

我了解到自己最大的毛病,就是「我執」,自己的起心動念都受到習性的支配,總放不下自己。而在閱讀《六祖壇經》後,我因此受到啟發,常常從六個方面來悔過:自私自利、患得患失、貢高我慢、嫉妒、急躁情緒、不知感恩。此後,我開始深切反思自己以前所犯下的錯誤。

我想起了以前文革時,我上小學三年級。一天,我們班開會,批鬥教務處李主任,我和另一位同學負責押送。批鬥完了,送這位主任回去,我失去良知,為了表現自己敢造反,一拳打在他的腰上,當時的我只有 10 歲……。

四、五年以後,我的腰開始疼,卻始終查不出原因,疼痛自然也伴隨我到現在。不知道這兩件事之間,是否有因果關係,姑且不論有無關係,但是做壞事受懲罰,應是鐵的規律。


誠其意與師相應

懺悔的另一面,就是「感恩」。我認為,有太多的人和事,值得感恩:父母、家人、朋友、同事,以及和自己有隔閡的人。就禪修來說,平時同修之間對我幫助極大。

另外,每次參加大型禪修活動,對我都有很大精進。第一次是 2009 年 6 月在 Berkeley,聽到精明師兄講課,獲益良多,回來就開始雙盤禪定。

9 月份,在洛杉磯參加三天禪修營,同樣也受到很多啟發。禪坐的時間,從原本的 30 分鐘,增加到了 40 多分鐘。今年春節期間,有幸在洛杉磯聆聽 悟覺妙天禪師的開示,更讓我倍感殊勝。行前晚上,更做了一個與 悟覺妙天禪師有關的夢,感觸頗深。

聽完課後,我和幾位新同修有幸與 悟覺妙天師父共進晚餐。席間,我向 師父報告自己禪修的情況,當下得到 師父的加持,感覺一股能量,在體內持續了幾秒鐘。事後,我也感受到禪坐明顯進步,禪心的感觸更敏銳了。

現在,只要面對 悟覺妙天師父開光的佛像閉目合十,立即感受到很強的加持力。但是我仍懷著感恩、無我的心努力修行。

我覺得,禪修就是要「誠其意」,心誠至極,就能與 師完全相應,並接收到宇宙的大智慧與生命力。我們修行的印心禪法法門,超越宗教,直指人心,無比殊勝。

自己禪修已有一年半的時間,雖有些進步,但很難深入,因為有個意識的「我」,總是出來搗亂。不過我相信,只要刻苦精進,真心付出,終能除掉習性,見證到自性的光明。

文章截錄自:救世會「見證」單元

, , , , , ,
創作者介紹

公教人員生命智慧禪修園地

公教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andy Cheng
  • 好棒!懺悔才能新生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