蘇郁涵
核能研究所助理工程師
修行印心佛法 13 年

我在 20 歲時,因參加大學禪學社而入門,雖然當時非常年輕,可是身心靈的狀況卻非常糟糕,盤腿禪定對我而言,是非常痛苦的,不但身體坐不住,心也靜不下來,因此對於禪定,我其實是非常害怕與排斥的。

可是,我並沒有因此而離開禪學社,反而對禪學社的所有課程與活動非常熱中,幾乎是排除一切困難地參與。因為在沒禪修前,我一直覺得身心好沉重,走路時,兩腳都步履蹣跚;可是每次只要上完一個半小時的禪修課程後,即使整堂課我都處於「忍」的狀態,但下課後都會發現,身心變得好輕盈,而且心中充滿不可言喻的喜樂與法喜。當時的我似乎知道,除了這裡,沒有其他地方救得了靈性。同時我也可以感受到,自己的靈性好像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,所以我每次對上課都充滿期待,捨不得放棄任何機會。

雖然在禪學社時,我一直都因為坐不住而對禪定沒什麼感受,但一段時間後,我發現很多毛病都不見了,例如我一直都有嚴重的暈車問題,也常常會抽筋,尤其是冬天晚上,抽筋抽得特別嚴重;但禪修不久後,這些狀況就不知不覺地消失。

還有從高中開始,脖子突然長滿許多密密麻麻的痣,也在禪修後漸漸不見。

另外,我從四歲開始就時常咳嗽,往往都要咳三個月才會好,而且每年要咳兩次,所以一年當中,幾乎有半年以上都在咳嗽。但到了大四,開始慢慢縮短為一個多月,再變為兩個禮拜,現在是不到一週就好了。對我而言,這真是個奇蹟,因為我咳了近20 年,從來沒有例外過。

剛開始禪修時,我常聽上課師資說,每個人都是代表九族而修行。當時聽了覺得很奇怪,修行關九族什麼事啊?經過多年以後,我才見證了這句話的意義。

大約從國中開始,家裡就時常出事,幾乎沒有一日安寧。到了高中,媽媽開始不斷出車禍,有時甚至在嚴重腦震盪的情況下,還要撐著昏沉不清的腦袋去上班,也不敢看醫生,因為她不敢花錢,也不敢休息,只為了要養兩個小孩。

當時,我並不知道常發生災難和靈性層次的高低有關,因此覺得非常無力,不知該怎麼辦。後來入了禪學社,才知道命運和靈性的層次有關,唯有修行正法,才能提升靈性而免於災難,因此我很努力、認真地修行。說也奇怪,媽媽發生車禍的次數也真的減少了。記得大二時,有一次媽媽又出車禍,腦震盪很嚴重,但她仍堅持不看醫生,只叫我幫她按摩。當我的手一按上她的背脊時,瞬間眼前視線變暗,手也變得好重,當下我明白,這就是業力,只有精進修行,才能真正幫助媽媽。

大三時,媽媽又被車撞一次,但媽媽告訴我,雖然被撞的力道很大,可是她感覺有一股力量幫她擋掉,所以她這次車禍沒有內傷。我聽了心裡很清楚,媽媽雖然沒有修行,但因為我是悟覺妙天師父的弟子,所以師父也幫她,真是非常感恩。

現在媽媽已經不太常發生嚴重災難,本來我每天只要一睜開眼,就擔心會不會發生什麼事,現在這些災難都離我和媽媽愈來愈遠。這讓我見證到,我們真的都是代表九族而修行,如果我修的不是正法,怎會有如此不可思議的力量?

除了時常發生事故之外,媽媽這輩子都沒賺到什麼錢,總是左手進、右手出,為了帶大我們,媽媽真的很辛苦。因此在我大二接到第一份伴讀工作時,就決定不再跟家裡拿錢,其實對我而言,賺錢是很艱困的事情,但是就憑著一定要做到的決心,以及師父給我的力量,也真的讓我將各種障礙一一跨越。

如今回想這一路的修行,我發現災難與貧窮已離我愈來愈遠。我深深了解,修行障礙愈多的人,才是愈需要修行的人。

蘇郁涵師姐 

文章截錄自:禪天下雜誌NO.114「禪修見證」單元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公教人員生命智慧禪修園地

公教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